新闻中心

About GANGT

张贵洪:美国满脑子意识形态,贼喊捉贼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珍禽养殖 > 文章

张贵洪:美国满脑子意识形态,贼喊捉贼

  近日,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发布报告,指责中国利用国际组织输出意识形态,认为中国试图将其意识形态写入国际组织条款,并通过引导全球治理的方向来推进自己的外交战略。

报告指出,中国通过推进一带一路来巩固其在国际组织中的角色,并推动中国的国家利益。 报告得出结论:中国已经从传统的在国际组织的防御姿态转变为积极输出自己对人权和主权的定义,美国要与盟友一起在国际组织中阻止使用中国常用的意识形态词语。   报告所说的意识形态,实际上是指中国近年来在国际社会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等新理念和新主张。

这些理念与主张已被载入联合国大会、安理会、经社理事会、人权理事会的相关决议中。 这体现了联合国多数会员国对这些新理念新主张的认同和支持。   事实上,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中国就提出和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三个世界理论、和平发展时代、和谐世界理念、新安全观和新发展观等。

这些理念和主张或者不同程度地得到国际社会的赞赏和接受,或者成为国际关系的准则。

因为它们反映了国际关系的现实,体现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诉求,顺应了国际社会的潮流。

  特朗普上台后,奉行美国优先的原则,采取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政策,从多边主义和国际制度节节后退。 在两年多时间内,美国已退出或威胁退出10多个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 这表明美国从霸权之后进一步演变为制度之后。

  在对华关系上,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政策规划部门把与中国的对抗定义为文明冲突,推出印太战略,从地缘政治上抗衡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   如果说贸易战反映了中美之间的利益之争,是一种硬对抗,那么把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建设性和引领性作用视为输出意识形态,并要采取行动加以阻止,则显示一种欲与中国软对抗的态势,即搞规则和秩序的竞争。

  美国利用国际组织孤立和打压中国,不是新招。 上世纪50年代初,美国操纵和指挥的联合国军与中国军队在朝鲜半岛正面交战,并千方百计阻挠新中国重返联合国达22年之久;从1990年开始,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曾连续10多次提出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反华提案;这几年,美国又多次在WTO指责中国。

  曾几何时,美国是许多国际组织的创始者和总部所在地,这也是其全球领导力的一部分。

但美国总把国际组织作为其对外战略的工具,抱着实用主义的态度,利则用之,不利则弃。

  时过境迁,中美在国际组织中的角色正在互换。 中国不仅是国际组织的积极参与者和贡献者,更是倡导者和引领者。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坚定支持多边主义,主张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核心地位和主导作用。

为此,中国建设性地参与联合国和平、安全和人权等各项工作,并在维和行动、发展援助、减贫、气候变化等领域做出积极贡献。 不仅如此,中国通过倡导成立亚投行、金砖国家新发展银行等新型国际组织,通过主办亚太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等峰会以及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与国际组织合作共建和对接一带一路等,开始在国际组织中发挥引领性作用。   而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纷纷退群和弃约,说明其国际领导力的减弱。 现在,美国又开始担心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的意识形态渗透,则反映了美国的意识形态竞争思维,以及其失落和失意的心态。 一方面,美国支持国际组织的意愿和能力在下降;另一方面,美国又不愿意看到中国与国际组织合作的加强。   中国刚刚主办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推动文明的交流互鉴。

而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美国却忙于制定基于文明冲突的对华关系框架,准备与中国进行不同文明的较量和不同意识形态的斗争。 孰是孰非、高下立判。

  国际组织是开展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的平台。

中美两国在联合国、世界银行、亚太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等国际组织有良好合作的例子。

对于中国在国际组织倡导的理念和方案,以及中国积极支持国际组织的意愿和能力,美国完全可以抱着积极和建设性的态度,没有必要意识形态化和去中国化。

国际组织应该成为中美合作的大舞台,而不是意识形态对抗的新战场。

(作者是复旦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

友情链接: